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派对 > 江湖杂文 > 正文内容

比西施还要妖娆的女人

心小艺4个月前 (12-22)江湖杂文1194

美女历来与战争有关,吴越之战因为西施的参与,而是原本残酷的战争充满了浪漫,三国时期的赤壁之战,据说也是因为有了曹操觊觎江东美女大小乔的想法,而导致了一股下江南的想法。春秋时期美女如云,褒姒的出现让周幽王如痴如醉,其实还有一个美女,她的名字似乎没有上述女子那么出名,只是由于她的存在,而是一国灭亡,许多士大夫被杀,而许多造谣他的大臣,而争相拜倒于她的石榴裙下。,这个女子是谁,为何有如此大的魅力,且听江湖慢慢絮叨。

这个女子名叫夏姬,堪称中国古代护肤第一人,她的美艳丝毫不逊于西施。

夏姬本是郑穆公之女,只生得蛾眉凤眼,杏脸桃腮,当时见她的人都说她集中了骊姬褒姒的美貌,而且综合了妲己等人的魅人功夫,是一个典型的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

这女子少时曾被堂兄郑灵公之子诱骗失身,接着便与堂兄公子蛮黏在一起,不到三年,堂兄一命呜呼。后来嫁给陈定公之孙,夏叔为妻。生下一个男孩,名叫征舒。征舒到了十二岁的时候,夏叔染病身死。

常言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更何况是一个绝美的寡妇。那夏姬善于保养,自己出落得依旧光彩照人。陈国大臣中善于制造绯闻的孔宁和仪行父,和夏叔关系不错,经常对夏叔垂涎三尺,一见夏叔去世,不由得更加殷勤起来,一来二去,他们的关系非比寻常,那夏姬也耐不住寂寞,便与这两个男子先后玩起了暧昧。并且依次赏给了二人身上的内衣。二人一见,如获至宝,便在朝堂上炫耀。陈灵公听说,大喜。便约好二人一同前往,一见夏姬,惊为天人。自此,君臣同欢,不再过问朝中大事。

此时,夏姬的儿子年已十八岁,血气方刚,且精于习射。满脑子都是母亲与人喧闹的画面,异常恼怒,更加上灵公君臣不顾礼仪,常常在夏姬家中联欢。而且三人一时兴起,竟然争执起了征舒到底是谁的儿子。母亲偷人,奸夫竟然在家中侮辱自己。气急败坏的征舒暗暗将母亲所在内室,一声令下,手下兵丁,包围了夏府。征舒一身戎装,手拿大刀,从大门杀进,口中大呼:捉拿淫贼。陈灵公君臣尚不知灾祸以来,依然在那里取笑。却听得门外杀声四起,慌乱中,灵公被杀,孔仪二人只身逃脱。

孔仪二人逃到了楚国,便向楚国诉说灵公被杀的事情,只是没有说明君臣淫乱的故事。楚国大臣

屈巫也是一个好色的帅哥,几年前,曾经出使陈国,曾经目睹过夏姬的风采,便劝楚国趁机灭陈,掳去夏姬。楚王一听,便以征舒谋逆的罪名,攻打陈国。征舒逃跑,夏姬被擒,楚庄王一见,便要纳为妃子。屈巫便以女子乃淫荡之人且让陈国灭亡为由阻挠,朝中大将公子侧便要娶夏姬为妻,屈巫又来劝阻。公子侧大怒,说难道你想要不成。屈巫连说不敢,三人协商,便把夏姬嫁给了年老体衰的大臣连尹襄老。那屈巫内心苦闷,原本想让楚王赏赐给自己,结果却白白的让老头襄老获得了便宜。

此时陈国已灭,可怜夏姬的儿子征舒被捉了回来,处以车裂。

夏姬嫁给连尹襄老,不到一年,襄老跟着楚王作战,襄老的儿子黑要贪恋继母美貌,逼奸了夏姬,此后二人举止形同夫妻。襄老战死,黑要不去迎取父亲的尸首,却仍在一起和夏姬厮混,夏姬很以为耻。

却说屈巫一直对夏姬念念不忘,此时便做了很多手脚,一面对夏姬书信往来嘘寒问暖,一面让郑国前来迎接夏姬回国,楚王问何意。屈巫巧言应付。夏姬面见楚王,泪如雨下,便说要求回到自己的故乡。楚王心动。

屈巫一见夏姬回到郑国,连忙致书楚王,愿意充当楚王的信使,前往齐国游说。屈巫领命在家,把自己家的金银财帛装载十余车,陆续出城。自己就与夏姬在馆舍成亲。枕上,夏姬与屈巫春风几度,屈巫看夏姬比寻常女子,更加貌美。两人说起当年旧事,唏嘘不已。至此,有情人终成眷属。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aiccca.com/index.php/post/1214.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红颜误国

没有最新的文章了...

“比西施还要妖娆的女人” 的相关文章

芳华宋客

芳华宋客

你的名字很特别看到你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一个是泱泱大国的文采风流一个是金戈铁马的词坛宿将那个令人艳羡的唐朝举国上下都喜欢吟诗弄笔的唐朝连烧酒的老汉挑酒的汪伦都知道诗仙的美名只是一不用钱二不谄媚只是等待谪仙的入瓮取酒那是一个喝醉了的大唐连洞庭湖都像是天然的酒坛醉眼看天下的诗人们一路豪歌一路狂饮一路泼洒下...

赵氏孤儿2

赵氏孤儿2

历史永远都没有传奇精彩,不过精彩的故事往往是虚构的。赵氏孤儿事在周定公二十年,当时晋国文武齐备,齐郑归附,晋景公很傲慢。他宠幸屠岸贾,只知道打打猎,射射箭,喝喝酒,唱唱曲。国家渐渐走向下坡路。晋国的大臣赵同赵括与自己的兄长赵婴不和睦,被别人诬陷,结果弟兄逃到齐国。当时的梁山无故崩塌,泥沙堵住河流,三...

茶亦醉何必酒

茶亦醉何必酒

这几天雨总是不停,每天都躲在屋子里,出不去。外面瓢泼似的,我知道一旦走出去,即使拿一把伞,身上也会潮湿的。不过,看到你的电话,匆匆的赶来,越好在某个茶坊里小坐。看看运气何如?一出门,便知道自己错了,外面的雨直脖子往下倒。寻了一个空座位坐下,把伞放在窗外的走廊上,就听到有女人歌唱的声响。原来是音响里张...

美丽不能当饭吃

美丽不能当饭吃

李老汉今年六十岁岁,凡事都喜欢排场。大儿子四十岁,在乡政府上班,二儿子三十七岁,在乡信用社上班,只有小儿子差一点,在一个私营企业做普通工人。李老汉有三个儿子,三个女儿。想当年含辛茹苦,和老伴拉扯孩子不容易。李老汉的爸爸是国民党的下级军官,文革时期李老汉总是夹着尾巴做人,说实在的他总是看透了现实,有点...

卿本佳人

卿本佳人

楼上前几个月,新搬进一个少妇。二三十岁,人很漂亮,不过清秀的脸上时常夹杂着伤痕,一个小女儿正在上小学,生活到也很快乐。她的男人很少在家,每到周六周日的时候,孩子总送到农村,让孩子的奶奶看管。男人据说在家劳动。不知道女人干什么,反正每天很是悠闲。没过几天,女人安装了空调,不管冷还是不冷,女人的空调总是...

一句话的事

一句话的事

门口小巷里,路很狭窄。经常有车子相撞的情况。平常时节,都是相互之间笑笑,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今天早上,我正在刷牙,只听一声巨响,紧接着是女人哭啼的声音,顺声望去,一个女人倒在一辆出租车下,还好,女人盘腿跪着,小女孩在一旁大哭。出租车司机赶忙走了出来,神色慌张得不知所措。女人家离这儿仅几米,一会儿功夫,...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